MENU

论加密货币及其基本面——古典经济理论的应用

March 8, 2021 • Read: 365 • 经济学笔记

前言

金银屡易,利益无穷,谁不乐为?(本文只为科普,不构成投资建议)

丁亥年,美国次贷危机孳蔓,为天下祸,其国倚美元畅优,行策量化宽松之策以缓其弊,然其祸为天下共负之。中本聪者,不知其何许人也,戊子年布白皮书,倡比特币之思,以抗政府增币如瀑之行。

本聪天纵奇才,精加密,熟编程,通经济。其创比特币,破前人研数字货币拜占庭将军及双花之困,乃及多学之大成。比特币构思甚巧,以工作量证明之配,诚乃区块链开天辟地之举焉。戊子年末,本聪自掘矿出比特币创世区块,后于社区募同道以善之,而于庚寅隐,不知所踪矣。[1]

一、对数字资产的理解

以比特币为代表的数字资产自2009年诞生以来,作为一种互联网技术创新实践在全球范围高速发展。那么,给这些数字资产下一个合适的定义,便能有助我们更好地理解它。

“比特币”这个概念,可以有多重的理解 —— 这也是为什么人们感到迷惑,或者相互之间很难达成一致理解的根本原因。

首先,比特币是世界上第一个,也是迄今为止最成功的区块链应用。

其次,比特币是一家世界银行,只不过它不属于任何权威管辖,它是由一个去中心化网络构成的。

另外,这家叫做比特币的,去中心化的世界银行,发行了一个货币,恰好也叫“比特币”。有些人更喜欢使用相对小心的说法,把这个货币指称为 BTC,而不是“比特币”(Bitcoin)。

最后,即便在比特币横空出世的八九年之后,也很少有人意识到比特币(或者 BTC) 其实也可以被理解为这家叫做比特币的去中心化的世界银行的股票。[2]

上面是李笑来(曾经的中国比特币首富)对比特币的理解,下面是主流业界的一些看法。

第一,比特币是一种虚拟商品,有一定的投资属性;

第二,比特币是一种点对点支付手段,未来有挑战Visa垄断地位的可能性;

第三,比特币区块链作为一种底层区块链,为其他的公有区块链提供共识解决方案,比特币本身是使用这个底层区块链的手续费,比特币区块链未来可能成为其他区块链应用的基础设施;

第四,比特币是一种互联网上的虚拟货币,拥有一定的货币属性,在特定的互联网社区里有一定的支付属性;

第五,比特币是一种类似黄金的储备资产,因其标准化、可拆分、可在线传输等特点,在支付效率、保存成本等方面有巨大优势,未来有可能成为“数字黄金”,并且是在价值互联网时代可能取代黄金的一种全球性资产。

大部分国家目前不承认比特币是货币,而是把他定义成一种虚拟商品。

在笔者看来,比特币更像是白皮书中所述: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它具有去中心化的特点和较强的鲁棒性,「去中心化」的意思不是说最大的中心被消灭了 —— 这不可能 —— 而是除了过去最大的那个中心之外,还会出现很多很多个小中心,直至最终网络变成「分布式结构」。它更像一种复杂系统,复杂系统是由大量组分组成的网络,不存在中央控制,通过简单运作规则产生出复杂的集体行为和复杂的信息处理,并通过学习和进化产生适应性。十年以来,区块链世界的共识在不断地增强,在区块链网络上也产生了很多应用,不同的节点增加了网络的属性,丰富了网络的结构。我们可以通过其网络大小、熵、算法信息量、逻辑深度、热力学深度、计算能力、统计、分形维、层次性度量其复杂性。

二、经典经济学对加密货币市场的分析

首先,以区区一文之笔墨,欲穷原竟委,纤悉靡遗,自非力所能及,惟笔者相信,中人以上之资,经此一文抛砖引玉,至少在理论上,可望其自动研究,不至于茫无途径。

西方二战前之经济理论,大致分为四类。

其一,供求学说演为数量学说,其流派有三:

一曰现金交易学说(Cash Transaction Theory/Static Theory),代表人物有费希尔(J.Fisher)、甘莫尔(E.W.Kemmerer)、卡塞尔(G.Cassel)。

二曰现金余额学派/剑桥学派(Cash Balance Theory/Dynamic Theory),代表人物包括马歇尔(A.Marshell)、庇谷(A.C.Pigon)、坎南(Z.Cannan)、前期之凯恩斯(J.M.Keynes)。

三曰动态学说(Dynamic Theory),代表人物包括霍特里(R.G.Hawtrey)、后期之凯恩斯(J.M.Keynes)。

其二,界限效用学说。支持者甚众,包括门格尔(K.Merger)、维塞尔(F.von.Wieser)、柏姆-巴维克(Eugen Ritter von Böhm-Bawerk)、冯·米塞斯(L.von Mises)、哈耶克(E.A.Hayek)、杰文斯(W.S.Jevons)、阿夫塔利翁(A.Aftalion)、约瑟夫·熊彼特(J.A.Schumpeter)。

其三,生产成本学说演为劳力学说。门派包括李嘉图(D.Ricardo)、马克思(K.Marx)。

其四,国家学说(State Theory/Anrecht Theory/Chartal Theory/Nominalistic Theory)。代表人物有经克纳普(G.F.Knapp)、彭迪生(F.Bendixon)、埃尔斯特(K.Elster)之流。

下面就以现金余额学说为例,对加密货币价格进行理论分析:

现金余额学说认为:为使支付的数量发生效力,需要一定比例的货币。

马歇尔在剑桥的追随者们发展了他对货币数量论的现金差额研究,按此研究方法,人们愿将其资源(R)的一部分(k)作为货币(M)持有,P则是货币价值(即我们通常所认为的那样,是价格水准的倒数)。

在数字货币领域,其中:P代表币价,R代表以数字货币结算之货物量,M代表数字货币的现有发行量,k代表用于结算的数字货币占总发行量的比例。

至于费希尔的数量论,剑桥公式被发展得适用于银行存款,这见之于庇古方程式:P=(kR/M)[c+/h(1-c)],这一次M代表清偿债务的货币(合法货币)量(我们可称为强力货币或伪币),c是作为合法货币而持有的货币差额的数量,h是银行持有的作为合法货币储金的存款数,这提供了一个框架,在此框架内能够解释价格水准变动的原因。

以下是全文最关键的内容:其中P代表数字货币的价格,k代表活跃地址持币量占总量的比例,R是链上交易总额,M是该种数字货币的现有发行量,c代表个人持币量,h代表各大交易所(机构)囤币量。

知道了以上诸元,我们就能从理论上定量分析加密货币的价格趋势。

如赵长鹏所言,有一些亚洲的公司买入了BTC,这增加了公式中的h,这无疑是一个利好的消息。随着比特币越来越被西方主流社会接受,其价格也被进一步推高。与此同时,各大交易所的交易量已经相当于一个大市值公司,并且还会持续增长。这增加了公式中的k.

又如冯·米塞斯所言:货币的主观价值自然以现在的客观价值,即昨日交换价值为前提,我们可以得出在现有的币价水平上,由于上面各个数值的波动导致的数字货币的涨跌。

由于量化宽松政策的影响,如下图,现有的美元发行量的五分之一都在2020年一年内被印出。据可靠数据显示,2020年3月份以来世界主要经济体的印钞规模,超过了2008年以前5000年人类文明史印钞规模的总和。

逐渐贬值可使利益流入民间,而一次贬值则利益全归政府。然而,比特币由于其不可增发的特点,无疑是通缩且抗通胀的。

最后,由于新兴事物的出现,或多或少会遇到监管的问题,这里引述经克纳普的国家学说进行阐述:一旦国家推出一种新的支付手段来代替旧的支付手段,法律就应该如此描述新的支付手段,使其立即可以识别,法律应该为新的价值单位确定一个名称,并称新的支付手段是以价值单位为单位建立的,即将投入使用的价值单位是由其与前一单位的关系来确定的。

因此,在某些可以使用加密货币付款的国家,加密货币与法币之间的汇兑关系是客观存在的,因为数字货币具有交易的媒介、价值的标准、延期支付的标准等特性。又如保罗·艾因齐格(Paul Einzig)所言:汇兑制度是货币行政当局因为要干预与汇率有关的倾向而采取一切干预手段之谓。从这个角度来看,某些国家合法批准的交易所应该视为是数字货币与法币之间的纽带,因在该国,政府的汇兑手段并没有限制其发展。

三、加密货币对普通人的影响

其一曰储值。《孙子兵法:军形篇》曾说: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同样地,“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无恃其不来,恃吾有而待也,无恃其不攻,恃吾有所不可攻。”都是在阐述类似的道理。面对量化宽松汹涌而来,我们有所准备,可以使我们的资产保值。你只需记住12个助记词,就可以在任何联网的地方调用你的资产,此谓藏于九地之下。

其二曰跨境支付,据笔者所知,已有一些境外的网站支持加密货币的支付,虽然手续费很高,不甚方便。

其三曰资产升值。ARK基金在研究报告中表明[3]:如果将资产的2.55%用于配置比特币,可以使整体收益率的波动性最小,如果将资产的6.55%用于配置比特币,可以实现整体收益最大化。

ARK使用过去10年的数据,用蒙特卡洛分析方法,模拟了百万种不同的投资组合方案,得出以上结论。比特币应占总资产的2.55%到6.55%之间。模型不一定准确,需要读者自行分析。

结语

俯追思往昔百年时光,自于爱因斯坦、海森堡乃至图灵辈后,基础知识未得寸进,如今,或以增量不继乃寻存量之博,诚为熵增之惑。然区块链若寻产业相结,为数字经济之腾飞奠基,何以虑增量之不继焉?

于笔者而言,区块链的世界是理想主义者在现实世界中的胜利,中本聪,Vitalik Buterlin无一不是理想主义者,长铗曾经是,但他后来失掉了理想。

小说《三体》里说:「在中国,任何超脱飞扬的思想都会砰然坠地的,现实的引力太沉重了。」

电影《流浪地球》中有这样一句话:希望在这个时代,是像钻石一样珍贵的东西。

我们从小被告知:我们生活在崭新、和平、充满机遇的时代,可事实是,机遇越来越少,由财富拉开的阶级差异越来越难以改变,年轻人的机会越来越少。住房压力、就业压力、教育压力、医疗压力逐渐发展壮大,将由我们来承担。北岛曾说:“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伏惟压力日亟,人无三日之谋。俟河之清,人寿几何?

平心而论,比特币作为一个伟大的社会实验,我并不希望它失败,不过随着时间推移,风险会越来越大,比如量子计算机的发展。对于加密货币的争议一直很大,价格波动也十分剧烈,有牛短熊长之特点,有时甚至会下跌80%以上。希望诸位充分意识到其风险。
此乃笔者一家之言,笔者水平有限,谬误甚多,欢迎各位有识之士斧正。

最后引用中本聪的话来结尾:If you don’t believe me or don’t get it, I don’t have time to convince you, sorry.

参考资料

[1]区块链史记:火币传 https://zhuanlan.zhihu.com/p/339898666

[2]李笑来.《韭菜的自我修养》https://github.com/xiaolai/the-self-cultivation-of-leeks

[3]ARK Invest, Big Ideas 2021,2021/01/26

Last Modified: August 2,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