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暮霞散绮——论进取与悲怆

November 13, 2021 • Read: 426 • 文学随笔

前言

浮生若梦,匆匆已是一年,在疫情深刻改变人类生活方式的当下,每日处于孤独深处已是常态。其间固有高光时刻,然而此刻更多的,是凝重,是羁绊,是不甘,是即使在行情疯狂的时候,无人可以分享喜悦的寒彻骨髓的失望。在浅蓝紫色的无尽雾霭中,我层层叠叠地染上光,再层层叠叠地黯淡,就如夕阳下的云彩。事已至此,自然无法做出什么改变,我想处于同样境地之人应不在少数,故分享一些解决方案。

一、八月未央

指出有一个地狱,并不能告诉我们如何减弱地狱的火焰。——苏珊·桑塔格《关于他人的痛苦》

从抵京后就是小学期,在那时,我不过是个成天坐在电脑面前的脚本小子而已。没有课,时间仿佛多得用不完,便在一天天地研究行情和Yolo机器视觉模型中度过,有时甚至会用两天时间装机器学习框架,就这样,仿佛颓废到了极点。当时,我的所有合作者都没有回复,所以我只是参加了一些咖啡聚会,并未想到自己的生活将有剧烈的改变,自我估值也在低谷,甚至还决策失误,只好平了多空对冲的空单离场。于是,我终日浑浑噩噩,亟待他人之认可。

二、九月授衣

巨大的痛苦过后,淫逸的快感袭来,有如无限的幸福。——埃米尔·米歇尔·齐奥朗《眼泪与圣徒》

当时,友人的境遇的确是令人艳羡的,始终有人能真心理解他,如今亦然,毕竟对我而言,每次归零的痛楚都使我压抑万分,甚至会思考是否应当用强力手段改变自身的现状,也在绝望之余考虑过自身的命运。如陀思妥耶夫斯基在《地下室手记》所言:“苦难是意识的起源。”我知道自己的追求,更知道自己追求的代价,我本来就是一无所有的,自带进取和悲怆的气质,也许深邃,也许可惧。抛开利益来接受我者或许十不存一。

事情的转机发生在9月5日,当时正值以太坊伦敦升级一个月之后,价格处于阶段性高点。上午先是与业界大佬会晤,他提出了很多建设性意见。之后,中午则是这一切的开端,似乎是一次救赎,又更是一次平凡而自然的经历。电影看的是失控玩家。现在回首,我也许只是失控玩家中的NPC罢了,跨着时间和空间的距离,终究无法构成合适欢喜的连接。

三、十月获稻

要做圣徒,就永远别在痛苦的无穷变奏里错失任何一次机会。————埃米尔·米歇尔·齐奥朗《眼泪与圣徒》

十月的日子过得很慢,在相见间隔的等待中我消磨了绝大多数的时光,时间又仿佛过得很快,总让我觉得不真实。从3号的误会消散,峰回路转,到22号的时光仿佛流水一般,自然而又充满波澜。当时是预订在23号出校游玩,在22号我们突然接到消息,说有疫情要封校,于是临时申请了明日出校,很快,就做了临时核酸检测,才知道大事不妙。果然23号没能成行,才知疫情之不利于己之处。若能成行,事情绝非今日之结果。事已如此,自然只能在校内了,之后一切看起来都在处于稳态,随着互动的日渐频繁,我便产生了错觉,隐约觉得我需要做些什么,可是总是缺少合适的契机。

显然,在现实中我身无长技,惟有写一些文章来阐明我的观点,很难获得大家的认可和共鸣。我也知道即使在估值最高的时候,应该寻求估值的稳定,以防被突发黑天鹅事件所打击。那么Web3.0就是我耍酷的主战场。那里人迹罕至,但可以真正地做出一些impressive的事情。后来,人们给Web3.0取了一个响当当的名字,唤作元宇宙,我便更加想在其中活出点样来

首先是因为想在以太坊上有名有姓和想永久保存我的网页,我购买了alertcat.eth的域名。域名不贵,续费三年只用了15美元,可是链上的手续费将近90美元,我在电脑面前枯坐一个下午,寻找燃料费最低的时刻,最后我心一横,鼠标一点买下了它,并做了反向解析。买来之后,又花了几天做了一个去中心化的备份,建立在IPFS上,想用alertcat.eth.link访问它的时候发现设置字符串还要再花将近100美元手续费,遂放弃。

Web3主页

Web3主页

其次是找到了mirror.xyz,一个网页镜像托管平台,旨在让作者输出优质的内容,功能相当完备,于是又做出了第二个去中心化网站,mirror.xyz/alertcat.eth.

其三是发现了一个以前使用过但没有重视的项目Arweave,它旨在将信息去中心化永久保存,我又建立了一个备份,理论上它可以一直正常服务到各位孙子的孙子辈。

最后是关于NFT的,我加入了一个国内独立艺术家Niq的社群,他会3D设计,作品的名字叫招财锚,并且社群气氛相当融洽。他在万圣节举办了一个活动,出售一些糖果,并承诺在一定条件下发送新的招财锚给买家,经过我周密的计算,判断流动性足够的时候不会亏本,于是花费220美元(包括链上燃料费)入手。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一招财锚给我带来了好运气而且它的主题很符合我的心境。

四、地火明夷

除了封校,十一月的开端仿佛一切都处于正轨之上。我建立了一个vault,将一定资产存储于DeFi协议之中,一年年化24%,且链上手续费可以忽略不计,准备感情遭遇巨大波动时提取。

上坤下离,地火明夷。11月5日,我终究遇到了感情崩盘归零的不可逆事件,仿佛一场雪崩,来得突然而不可预知,又像北京的初雪,寒得刺骨,寒得凛冽。之后就是漫长的等待,等待着11月8日的空投,时间过得相当地漫长,心中空落落的,深知自己的学业上的压力带来的焦虑以及没有回复带来的恐惧和自责将会如指数递增的火焰,摧毁一切。这正是一切的抵押品的提取都无法缓解的痛苦,再次来袭,没有意外,只有估值的崩解和自我否定的暴增。我本怀着小心翼翼的态度来处理这一切,却每次都会低估这一损失的烈度,西蒙娜·薇依在《重负与神恩》写道:“天地重压在人的双肩,人感到痛又有什么可惊奇的?”

我无意后悔什么,毕竟个人有其选择,尊重就是了。不过遗憾回不到从前了。终于到了11月9日,六二:明夷,夷于左股,用拯马壮,吉。是日,北京时间8点,空投开放领取。我是在床上被吓醒的,深知此事巨大,不可不用心操作。喝了几口红牛恢复精力,我在8:30打开了电脑,输入了网址,因为链上拥堵,花了2200将ENS提到钱包,又花了800将一半的ENS提到了欧易交易所出售,限价26.3USDT,用了一个上午,还完手续费还有8600和72个ENS。我想,有些人在大的利好之前看空我的未来,只能是上六:不明晦,初登于天,后入于地了。因此,错过了6000多美元的空投。11月10日,ENS陆续上了几个大交易所,价格大涨一倍有余,我又收到了招财锚的作品,名曰“Betrayal 变节”,正是如此,完美契合我的心境。被变节之人伤害之后仍有此等事件发生,正是尼采在《偶像的黄昏》说的:“对抗痛苦的秘诀就是——痛苦本身”了。

Betrayal 变节

一个人说感到痛,这就是痛:他说痛仍在,痛就仍在。————马戈·麦加费利

因此,被伤害的事件即使被加密世界的巨大波动所影响而冲淡了,对人生的影响却远远没有终止。宿命并没有停止对我的折磨,下一次失败没准在半年内埋伏我,我必将因交易而重生,因感情而灭亡。

不过,正如江南曾言:“其实每个人的心中都住着一个魔鬼,幸福和希望是他的囚笼,当一切幸福与希望都化作泡影,魔鬼就会冲破牢笼高唱血腥的圣歌浮现,那时,绝望的人将所向无敌!”